欢迎您来到豫讯网—河南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 > 心理 >

人们总在关心成绩,有多少人关注过孩子的心理

发布时间:2018-07-11 16:11 | 浏览次数:

真不该在大过节的谈这个有些伤感的话题,可是实在有点不吐不快。

先讲两个我身边的真实小故事。

故事

1

A君二十多年前从福建移民澳洲,据他说当时他拿到的是他们县城第一份因私护照,先是被同乡蛇头骗取了5000大洋,后来还是找了一家刚开始做业务的良心中介以优惠价格办了澳洲移民,就这样还是花光了家族几乎所有的积蓄,在那个时候被全村人骂为败家子。他的故事被我写进了未来的小说,在此暂且不表。

A君的澳洲前五年几乎都是在为生存挣扎,而他从老家带来的A嫂说那五年夫妻俩都没说过几句话,因为A君每天都要做二到三份工,天不亮离家,半夜才回来,倒头就睡,以至于儿子在很长时间都不愿意叫爸爸。

也不知道是福建人都有从商的天份还是皇天总不负有心人,A君在挣扎了五年后开始了实木家具生意,而且越做越大,在澳洲接订单和设计,在中国采购,加工,生产。

日子一天一天的殷实,A嫂也是给力,在八年前和十年前分别给A君又生了一儿一女,我去他家的时候,正是'Melbourn Cup"的那一天,两个孩子正在他家自己的马场帅气的骑马,旁边是一个帅气的澳洲教练,A嫂很应景的在自己帽子上插了个很显眼的羽毛,说:“不远的未来,这两个孩子会成为在墨尔本杯上夺冠的第一位华裔”。看得出,她很有信心,相信也一定投入了很多财力。

 

 

A君和我坐在他家自己的湖边亭子里喝茶,聊起他的老大,眼眶湿润。

他给我看了儿子在两周前给他写的信,足足有四页A4,非常棒的英文行文,我用了一个小时读完了这封信,也很清楚的了解了这对父子之间的故事。

A君说,他读了儿子的这封信,他才幡然大悟,其实他根本不了解自己的儿子,那天晚上,他整夜未眠,而儿子也在留下信的当天搬出了A君给他买的房子,我在信里看到了他的决绝:“二十几年来,从我记事起,我在你眼中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永远是只会犯错不长记性的少年,我曾经无数次期待来自自己父亲的肯定,从我记事起,我等了二十三年,却从未等到。所以,我决定放弃,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搬完我所有的私人用品,我也会离开你的公司,我要开始为自己活着,尽管我不再是你的雇员,但永远是你的儿子,我爱你,爸爸。”

“爸爸,每一次看到你对弟弟妹妹的那种耐心,鼓励和陪伴,我心里都会暗暗流泪,我也会暗暗悲伤,我有很多的嫉妒,所以我不太回家,因为每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都会对我是一种伤害,我记得住的童年里就是你生气时扭曲的面孔和数落我的模样,你知道吗,我越来越胆小,越来越怕见陌生人,越来越不爱说话,因为在你眼里我从来都是一无是处,二十多年的冷暴力,给我带来的伤害,你不可能理解。“

 

 

”爸爸,我知道你爱我,你送我去了最好的私校。我知道你只是不知道怎样做父亲,你只是不知道怎样去教育你的第一个孩子。我就是你们的试验品,你从来都未曾关心过你给我的教育对我心理的打击,以至于我都对我的未来担心,我没有勇气去谈恋爱,因为我很害怕我会成为你的样子,然后再去伤害我自己的孩子。爸爸,不要担心我,让我慢慢的去调整吧,好好的爱弟弟妹妹,不要像对待我那样对待他们,相信你知道,身体上的伤痕慢慢就会愈合,心理上的伤痛却会陪伴孩子一生。“

A君说他从未考虑过他的教育给孩子的心理影响,在他儿子身上,他才明白这种影响非常可怕。

故事

2

C兄长我五岁,移民的故事也是传奇。十几年前一句英文不会讲的他竟然在两周内找到工作,方法很传统,就是背着简历去工业区挨家挨户推销自己。

 

 

C兄,C嫂在刚开始打拼的几年里,孩子还小,不得已把母亲接过来照顾孩子了三年。两口子每天回家也是扒两口饭倒头就睡,孩子就这样和奶奶过了三年,三年后奶奶回了国,才发现孩子除了在家自己玩游戏,从不跨出家门一步。

小学时候还有几个朋友,上了中学就从未见过他和朋友一起玩过,回到家基本也不说话,能用一个字回答的就绝对不用两个单词。

去年,孩子上了大学,依然如故,学校上完课直接回家,回了家就在电脑前玩游戏,从未有去打工接触社会的任何行动。父子,母子形同路人,惜字如金。

直到现在,C兄都不知道儿子的所有情况,譬如上大学贷了多少款,未来的打算等等,每每尝试问他,儿子用一句话回答所有的问题:“我已经超过十八岁了,那些问题都是我的个人问题,我有权利保持沉默。” 而且还正色到:”未来我不会花你们一分钱,也肯定不会给你们养老。“

C兄,C嫂人品极好,话不多,实诚。谈到儿子,满脸无奈。C兄给我讲他儿子的故事是想告诉我:“移民对孩子不见得都是好事,尤其在孩子最需要关心,陪伴的年龄段,如果不关注孩子的心理,未来会有很多问题,但绝大多数的华人都忽略了孩子的心理健康,我们只关注孩子的教育,而我们眼里的教育也就只有成绩。” C兄说,他认识的朋友里也有几个有类似的情况,都很苦恼又束手无策。

C兄和C嫂回想起来,非常懊恼,如果能够再来一次,多一些时间的陪伴,少一些指责,或许就不是现在的样子。

还有我自己的故事。

我的故事

家里至今都保留着一把戒尺,父亲常常引以为傲,说这把戒尺到他手上已经是第三代了。每每父亲拿起这把戒尺,我都浑身肝颤,尽管真正落到身上的次数其实也还是很少。

但父亲用戒尺和不苟言笑建立了他的权威和权柄,以至于我很早就学会了察言观色,变成了唯唯诺诺。

在我人生很长一段时间里,每一次需要做决定的时候,我都会不由自主的去想,如果换做父亲会做怎样的决定,或者怎样的决定会让他满意。

后来,我长大了,我明白这种教育在潜移默化中让我失去了自我,让我没有了自信,回想起来,我用了近三十年才建立了自信,而如今,我才意识到自信对于人生有多么重要。

遗憾的是,我也几乎未加思索的把父亲给我的教育原封不动的给到了儿子,直到我听到A君和C君孩子的故事,直到我看到孩子慢慢长大后的变化。

我儿子五岁前,所有见过他的人都会说,你儿子有一双会笑的眼睛,即便他不笑,也还是能够感受到他的愉悦,很是喜乐。

五岁后,我觉得我该给他教育了,我教他要自信,教他要坚持,教他要有礼貌。然后我看到变化了,他的笑容一天天的消失了,他变得不那么自信了,他也不那么彬彬有礼了,我能很清楚的看到孩子在努力的投我所好,他学会了察言观色,他变得不那么坚持,碰到一些困难他干脆会直接放弃。

直到有一天他才告诉我:”爸爸,因为我怕,怕你发脾气的样子,我想我放弃了,你就发一次脾气,但我要是坚持,好像无论我怎么做你都会一直说我做的还不够好,所以我就直接选择不做了,这样我受的伤害是最小的。“

A君,C君和我的故事,让我在最近开始思考,也不断的观察周围的孩子,发现孩子们在五岁前都天真烂漫,然而基本上五岁后就慢慢失去了本该保有的童真,然后慢慢失去了自然的笑容,或者变得僵硬并不那么自然,四年级后就更加明显,绝大多数的孩子脸上都似乎挂着不情愿,直到考上大学好像都得不到缓解。

于是我开始找寻答案,五岁是开始读书的节点,四年级是OC和精英考试的起点,即便在学校接受了快乐教育,一旦回到家没有几个华人孩子有机会躲避做题,补习的宿命,绝大多数我们这样父母眼中的教育其实就两个字”成绩“,而几乎没有人关注过这样的管教和压力带给孩子的心理影响,所以我们就看到了结果,我们都长着一张备受欺负的脸和一颗看似强大却异常脆弱的内心。

我和做心理学咨询的同学聊起这件事,她给了发了几个统计数据,很是惊人,抑郁症在中国的发病率逐年上升,2014年的官方数据是抑郁症发病率6.1%,也就是说14亿人口中有近九千万明确诊断的抑郁症患者,而这还不包括处于心理亚健康状态的诸多病例。

我非常认同A君儿子信中的那句话:”身体上的伤痕慢慢就会愈合,心理上的伤痛却会陪伴孩子一生“。

或许以前未曾意识,或许我们曾经有意无意忽略,但愿从今天起,为人父母的我们不要打着教育的旗号却伤害了那些幼小的心灵。

考研二战如何突破心理障碍

许多学生在一些重要的考试中并不能够很好地发挥自己的水平,从而,导致很多学生不能够如期地考上自己想要的学校。其中一部分学生选择了二战,而另一部分的学生接受现实选择就业。那些已经选择了二战的学生,大多数都...

2017-04-05 17:12:59

梅雨季节易引发心理疾病,问题出现之前就应重视

如今南方已经正式进入到了梅雨季节,随着天气的变化人们的身体健康也发生了变化。医生表示在天气比较闷热潮湿的情况之下,特别容易得心里疾病心脑血管疾...

2017-06-06 16:28:54

本站所刊载信息及文章,不代表我站观点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址:www.dahew.com 豫讯网—河南新闻门户网站!

免责声明:本站信息及文章,并不带表本站观点!如果触犯了您的版权和利益,请及时发邮件给我们,我们查证后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