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生活

国内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奇闻 娱乐

退档河南考生,北大抛弃的不仅仅是一个寒门子弟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8-10 09:20:20
摘要:近日,有网友爆料,经媒体核实,河南驻马店新蔡县的一位叫徐威(化名)的高三同学以理科538分的成绩在国家专项计划中被北京大学提档,但北京大学招生办随后以徐威的高考成绩过低,进入大学后容易退学为由,三次退档。最终,徐威选择返回母校复读,打算来年再

近日,有网友爆料,经媒体核实,河南驻马店新蔡县的一位叫徐威(化名)的高三同学以理科538分的成绩在国家专项计划中被北京大学提档,但北京大学招生办随后以徐威的高考成绩过低,进入大学后容易退学为由,三次退档。最终,徐威选择返回母校复读,打算来年再战。

近日,有网友爆料,经媒体核实,河南驻马店新蔡县的一位叫徐威(化名)的高三同学以理科538分的成绩在国家专项计划中被北京大学提档,但北京大学招生办随后以徐威的高考成绩过低,进入大学后容易退学为由,三次退档。最终,徐威选择返回母校复读,打算来年再战。

一朝高考,寒窗十数年。虽然,徐威538的分数在河南不算高,只超过一本线36分,距离北大本部在河南省理科一批次提档线684分更是相差了146分,但他“运气”不错,差点就实现了“考得好不如报得好”的奇迹。

这种运气首先来自于他“进取型”的报志愿策略。在他的志愿中,徐威除了报了北大,还报了清华、浙大、南开、南大。而更重要的原因,则在于教育部从2012年开始,实施多所一流高校面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北大也在其中。根据“专项计划”的规定,徐威从所在地区、学校到个人学籍,再到填报志愿,全部符合条件。

据2019年河南招生办印刷的高校招生目录显示,2019年北京大学国家专项计划在河南省一共招收8名理科生。7月10日是报考投档期,徐威的成绩排名专项计划第8,并服从调剂,成功进入北大投档线。

然而,正如开头所提到的,仅仅20分钟后,北大招生办就退回了徐威的投档。并且,这一做法重复了三次,三次的理由如出一辙:“高考成绩过低,据我校教学强度,若录取该生,考生入校后极有可能因完不成学业被退学。本着以人为本,为考生负责的态度,特向贵办申请退档。”

有人说,徐威的成绩和“专项计划”以外的考生成绩相差太大了,北大的考虑并非没有道理。但是,这样的“道理”只能由考生自己来说,而不是由北大来说。

北大是国家公立大学,其财政拨款来自于全国的纳税人,服务的也是全国考生。“国家专项计划”是教育部在城乡、区域教育资源分配越来越失衡的条件下,所采取的一种“反哺”政策,目的是让更多寒门学子有机会进入一流高校。

既然考生徐威符合所有条件,就理应被他所报考的参加“国家专项计划”的公立大学所录取。这是北大给教育部的承诺,也是北大对所有贫困县考生的承诺。遗憾的是,这样的承诺在单纯追求分数的北大招生办老师眼里,形同一纸空文,毫无真正的限制。

从考生的角度来看,以低于正常考生一百多分进入北大,他当然需要考虑自己“能不能跟得上”。但要知道,如果贫困县的考生从小拥有北京、上海那么优越的教育资源,如果他们从小得到更好的老师指点,538分的考生增加150分,也并非没有可能。

“国家专项计划”的意义之所在,就在于让那些因为教育资源供给不足地区的考生,可以通过降低分数被一流大学录取,从而获得一个相对公平的“新起点”。徐威获得了这个“新起点”,那么他就有权利尝试在新起点下开始新的征程。

 

然而,北大招生办以“保姆式的热心”,罔顾招生政策,代替考生做决策,一脚将这个孩子踢回高中复读。在北大招生办眼里,“国家专项计划”抵不过“唯分数论”,因为后者才是北大招生政策真正的内核。而恰恰是这一内核的存在,使得北大正在丢失她的优良传统。

一朝高考,寒窗十数年。虽然,徐威538的分数在河南不算高,只超过一本线36分,距离北大本部在河南省理科一批次提档线684分更是相差了146分,但他“运气”不错,差点就实现了“考得好不如报得好”的奇迹。

这种运气首先来自于他“进取型”的报志愿策略。在他的志愿中,徐威除了报了北大,还报了清华、浙大、南开、南大。而更重要的原因,则在于教育部从2012年开始,实施多所一流高校面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北大也在其中。根据“专项计划”的规定,徐威从所在地区、学校到个人学籍,再到填报志愿,全部符合条件。

据2019年河南招生办印刷的高校招生目录显示,2019年北京大学国家专项计划在河南省一共招收8名理科生。7月10日是报考投档期,徐威的成绩排名专项计划第8,并服从调剂,成功进入北大投档线。

然而,正如开头所提到的,仅仅20分钟后,北大招生办就退回了徐威的投档。并且,这一做法重复了三次,三次的理由如出一辙:“高考成绩过低,据我校教学强度,若录取该生,考生入校后极有可能因完不成学业被退学。本着以人为本,为考生负责的态度,特向贵办申请退档。”

有人说,徐威的成绩和“专项计划”以外的考生成绩相差太大了,北大的考虑并非没有道理。但是,这样的“道理”只能由考生自己来说,而不是由北大来说。

北大是国家公立大学,其财政拨款来自于全国的纳税人,服务的也是全国考生。“国家专项计划”是教育部在城乡、区域教育资源分配越来越失衡的条件下,所采取的一种“反哺”政策,目的是让更多寒门学子有机会进入一流高校。

既然考生徐威符合所有条件,就理应被他所报考的参加“国家专项计划”的公立大学所录取。这是北大给教育部的承诺,也是北大对所有贫困县考生的承诺。遗憾的是,这样的承诺在单纯追求分数的北大招生办老师眼里,形同一纸空文,毫无真正的限制。

从考生的角度来看,以低于正常考生一百多分进入北大,他当然需要考虑自己“能不能跟得上”。但要知道,如果贫困县的考生从小拥有北京、上海那么优越的教育资源,如果他们从小得到更好的老师指点,538分的考生增加150分,也并非没有可能。

“国家专项计划”的意义之所在,就在于让那些因为教育资源供给不足地区的考生,可以通过降低分数被一流大学录取,从而获得一个相对公平的“新起点”。徐威获得了这个“新起点”,那么他就有权利尝试在新起点下开始新的征程。

然而,北大招生办以“保姆式的热心”,罔顾招生政策,代替考生做决策,一脚将这个孩子踢回高中复读。在北大招生办眼里,“国家专项计划”抵不过“唯分数论”,因为后者才是北大招生政策真正的内核。而恰恰是这一内核的存在,使得北大正在丢失她的优良传统。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生活

Power by DedeCms  技术支持:益阳经济网

电脑版 | 移动版